从大花轿到裸婚旅行,106岁的黄婆婆见证了三代人的婚礼 | 蓝丝带关爱清远百岁老人(72)|清远日报-清远Plus


“蓝丝带”关爱清远百岁老人档案

探访时间:2021.4.22

探访地点:清远市阳山县阳城镇

探访人物:黄娇(女)

寿星年龄:106岁

生活日常:喜欢吃番薯白粥、不吃鸡蛋,即使高龄也习惯用冷水冲凉


106岁的黄娇老人每天都在家门口的椅子坐坐,和邻居聊天。


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媳妇又能碰出怎样的火花?初夏的午后,百岁老人黄娇和儿媳、孙媳同坐一屋,一边为曾孙曾孙女剥着水果花生,一边讲述自己的婚礼。


第一代婚礼:四双绣花鞋和一顶大花轿


1915年,陈独秀返回上海,揭开新文化运动序幕。同年广东阳山地区,一位叫黄娇的女子出生在一户贫农之家。新文化春风难以触及阳山深处,受封建传统思想影响,黄娇不仅错过读私塾的机会,并在十几岁的年龄,由长辈包办婚姻,匆匆出嫁。


“记不清是几岁了,只记得在是过年前后举办的婚礼”。黄娇回忆称,当时长辈们算好生辰八字,便用一顶大花轿将自己送到一个陌生的家庭。山路很长,送亲的队伍却很短,亲人肩上背着的四双绣花鞋、一套被褥、一顶蚊帐,便是自己的全部嫁妆。想着第一次无法在家中过年,黄娇哭得很伤心。但成亲当晚,擦干眼泪的她又将嫁妆中的三双鞋作为见面礼,送给了家公、家婆和丈夫。


由于没文化,出嫁后的黄娇靠给地主家放牛补贴家用,整日与牛为伴,难免一身味道,又担心家婆斥责自己“每日烧制热水铺张浪费”,黄娇便尝试用冷水冲凉的法子。此外,爱美的她也会想办法添些新衣裳,待晚上家人睡下后,她手工编制一些竹簸箕,赶在墟日前往镇上兜售,攒些零钱。


那时候日子很苦,时间很慢,从西路村到七拱镇,近9公里的山路,要走接近4个小时。“即使赶夜路,穿新衣的感觉也很美。”黄娇说。

 

第二代婚礼:450斤的大肥猪和崭新梳妆台


坐在左手边的邓泉娣,今年刚满57岁,是黄娇最小的儿媳妇。上世纪80年代,年过花甲的黄娇不仅见证了这对新人的婚礼,还对婚宴上的菜品和婚礼上的嫁妆记忆犹新。


新中国成立后,地主被打倒,黄娇家中不仅有了自己的田地,还学会了一些养殖技术,养鸡养鹅养猪都有尝试。待小儿子结婚时,她将猪圈里最肥的一头猪拉了出来,“足足450多斤,流水宴从上午摆到晚上”,黄娇比划着,菜品丰富了,婚礼隆重了,物质条件也强多了,嫁妆也从当年的“绣花鞋”升级为“梳妆台”。


邓泉娣笑着说,“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是自由恋爱。”当年,村中集资修路,前往镇上的村道恰好经过黄娇家。年轻的邓泉娣坐着拖拉机来回镇村时,时常在黄娇家门口歇脚,或讨杯茶水,或攀谈几句,一来二往便和黄娇的小儿子谈起了恋爱。


“虽然相差9岁,但我一样支持。”经历过包办婚姻的黄娇深知其中的弊端,她选择用包容的心态对待子女的婚姻。不计较年龄差距、不计算生辰八字、不在意家庭环境,开明的思想也影响着这个家庭。邓泉娣嫁入家门后,与婆婆黄娇同吃同住;待邓泉娣从媳妇熬成婆,她也以包容的心态,和儿媳和睦相处。


如今,三位媳妇同住一个屋檐下,加上曾孙和曾孙女,四代同堂、其乐融融。


黄娇老人与儿媳、孙媳妇合照。 

第三代婚礼:“裸婚”+旅行 开心就好


2014年,待孙媳妇韦海燕嫁进门时,黄娇老人已99岁高龄。当时,她已从乡下搬进阳山县城的三层小楼,与儿子儿媳常年居住在一起。


“说来也是缘分。”孙媳韦海燕接过话茬,笑道,当年自己常去县城的亲戚家串门,听闻亲戚家隔壁有一位90多岁的老人,夏秋时分还喜爱用冷水冲凉,觉得不可思议便想一睹为快。这位老人正是黄娇,恰好她的孙子在家,两位单身的年轻人“一拍即合”,很快完婚。


比起黄娇的传统、邓泉娣的隆重,小一辈的韦海燕选择了时下最时髦的“裸婚”作为自己的爱情见证。“没有大花轿、没有仪式,也没有喜宴。”韦海燕用简洁高效形容自己的婚礼,她和丈夫外出旅行后,用剩余的钱买了一台电视,便作为“嫁妆”。一旁的黄娇不明白“裸婚”为何意,也不追问,只留下一句“你们开心就好。”


如今,韦海燕的孩子已步入学堂。每当放学后,韦海燕前往厨房操持晚餐,而106岁的黄娇也会带上曾孙、曾孙女,一起打打下手。“随着年岁增长,虽然孩子们已不让自己用冷水冲凉,但爱吃番薯白粥的习惯还是不曾改变。”黄娇说,用冷水冲凉只是年轻时留下的习惯,算不得长寿的秘诀。如果真有,那便是保持一颗知足常乐的心。


黄娇老人平时能做择菜等简单家务。



统筹:黄慧祯

采写:樊乾

摄影:陈晓茵

编辑:夏汉华

校对:文东

编审:王可莹

*声明: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1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