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 | 福利院里130多位老人的好“女儿”|清远日报-清远Plus

“好啦,只是一场误会,大家还是好朋友。现在我们先回房间休息一下?”2月24日一早,清远市社会福利院老人部部长谭艳就“忙”了起来——两位老人因为误会有点不愉快,找她“评理”来了。她正温声细语安抚着,又一位老人走了进来:“谭部长,房间窗户外的树叶有点密了,我担心会有蚊子。”谭艳当即拨电话联系工作人员,并招呼老人坐下稍等。


这是谭艳日常工作中极为平常的一幕。哪怕是春节期间,她也从大年初一便回到院里陪伴老人过节。目前,市福利院里有130多位老人,最大年龄的101岁,平均年龄约87岁。“不同年龄的老人有着不同的脾性,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对同一件事情也会有不同的理解和反应。”在福利院工作了16年的谭艳,和老人相处有着自己的秘决:“打心底里把他们都当作自己的父母,以女儿的心态去关心他们、陪伴他们、为他们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随身携带的“百宝包”


“艳姐,有果果吗?”把老人们的问题解决了,谭艳开始“巡房”,在走廊里,一位老人看到谭艳走来,不由得瞅着她手里的包包问道。在福利院住久了的老人,喜欢称呼她“艳姐”或是用粤语喊“靓女”。谭艳笑着和老人打过招呼,又询问了老人的身体状况,拉开包包,拿出适合老年人的小零食。


谭艳的“百宝包”

谭艳经常拿着一个“百宝包”,老人们都对它相当熟悉。因为谭艳会从这个包里拿出指甲钳帮他们修剪指甲,拿出梳子帮他们整理头发,有时候还会拿出一些小零食,或是鼓励他们参加集体活动,或是安抚他们的情绪。


“老人年纪大了,行为模式就会幼童化,有时候他们就像孩子一样。”离开家人的老人,难免会在某些时候产生小情绪。每到此时,谭艳的“百宝包”就会发挥作用,总能“变”出让老人们高兴起来的东西。


谭艳还会随时从包里拿出笔和纸记录老人的情况。福利院有部分患有阿尔茨海默症(老年痴呆症)的老人,有的安静,有的抑郁,还有的会狂躁。在相处过程中,谭艳会细心记下这些患病老人的变化,不断摸索与他们的相处之道。


“这是我的重要装备。”谭艳笑着说,十几年来,包包已经换了三个,目前这个容量更大,可以装上更多的小物件。包里的小零食,也是谭艳经过细心挑选的,“夏天会放一些容易开胃的,过节的话会放一些应节的。”


手机里的家属通讯录


“巡房”的路上,谭艳一一说起了老人们的故事:“张婆婆每年都留在福利院里过年,其实她也想家,只是不想给家人添麻烦。于是我就建议家属过来陪她过年。在疫情发生前,张婆婆的家人每年都带上简餐过来一起吃年夜饭,她可高兴了。”“陈婆婆刚住进来的时候,有点暴躁,几乎每天都在摔东西,还经常忘记吃饭、如厕。我就陪她聊天散步,教她唱儿歌、唱红歌,现在性格好多了。”


谭艳和何婆婆聊天

人多的时候,市福利院有189位老人入住,目前也有130多位老人。谭艳对每位老人的情况都了如指掌。每当察觉到老人有了心事,或是健康出现异常信号,谭艳总会及时和家属沟通。在她的手机里,存着每一位老人的家属电话和微信号。她还建立了家属群,时常把老人们的活动情况通过视频发到群里。


去年春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市福利院需要全封闭管理,一些往年回家过年的老人也不得不留在了院里。为稳定老人的情绪,也让家属了解院里的防疫情况,谭艳不时向家属反馈情况,还每日都穿梭在老人们的房间,用自己的手机让老人和家属视频聊天。谭艳笑着说这是一个“笨方法”,但这个“笨方法”让魏婆婆与远在大洋彼岸美国的女儿通过视频聊天缓解了思念之情;让钟婆婆听到了在香港定居的女儿亲口报平安;让何婆婆与一年未见的儿子通过手机镜头相见……今年春节,部分老人回家团圆,但谭艳并未松懈,随时向家属了解老人的健康情况和回院时间。


“平时打电话、发微信的,绝大多数都是老人的家属。”谭艳划拉着手机通讯录,每一个名字的背后,都代表着一位老人的家庭。对于刚入院的老人,谭艳会事无巨细地向家属了解老人的情况,便于让老人更快适应集体生活。长年居住福利院的老人,谭艳则一视同仁给予关心,认真观察老人的健康和情绪变化,及时向家属反馈。

 

老人的不舍


来到何婆婆的房间,原本还躺在床上的她一见谭艳,当即起身。她紧紧握住谭艳的手:“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就要退休了?”谭艳随即想起,最近几天,都有老人在打听她是否真的退休这事。


今年9月,谭艳将正式退休。但日常良好的心态让她看起来与实际年龄相差甚远,多数老人都不相信她已到退休年龄。


76岁的何婆婆在福利院住了8年多。这些年来,何婆婆一直记得谭艳的好。早年由于摔伤家人无睱照顾,便把她送来了福利院。“刚入院时很不适应,心里害怕自己会瘫痪,身边一切又是陌生的,就总是在哭。”何婆婆说,那段时间,谭艳几乎每天都来安慰她,开解她,陪她锻炼。在谭艳的引导下,她逐渐接受现实,开始锻炼自理能力。“她担心我自己洗澡会摔跤,我就平时坐在床上,模仿洗澡的动作来练习。”现在的何婆婆,不仅能自己洗澡,也开朗了很多。


“我现在整天记挂着她要退休这个事情,总在数着日子。”何婆婆说着,不由得红了眼眶,“我们都很舍不得她,她就像我们的女儿一样。”



图文:许甜 通讯员朱健宁

责编:叶紫

校对:果果

编审:刘厚斌


*声明: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