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江之畔,巍然一塔势参天|清远日报-清远Plus


“巍然一塔势参天,矗起文峰障大川。定有奇人钟间气,常多瑞色袅晴烟。”这两句诗出自清代举人郭钟熙,你可知描写的是清远哪里的景色?


日暮时分,红日褪去耀眼光芒,循着霞光,不觉走到清远大桥,看余晖染天,晚霞融江,渔舟唱晚。远处,彤云西垂,古塔肃穆,暮气升腾。


水声流静夜,塔影卧斜阳。夕阳、江水、宝塔、归船,构成了一副静谧壮观、绚丽温暖的夕阳晚照图。



远处那座半隐于江边林间的寺塔,便是郭钟熙诗中的参天之塔——鳌头塔。鳌头塔曾经是清代的“咸同八景”,如今已如同这夕阳,褪去了耀眼光芒,归隐于山林间。但每每余晖映照,苍凉古朴的鳌头塔仿佛得以重生,披上金色袈裟,熠熠生辉,向人们诉说芳华岁月,展示端庄神韵。


“独占鳌头”学子祈愿 “圣地”


鳌头塔,因坐落在清远市清新区太和镇回澜飞水口的西岸,又称“飞水塔”。沿着清远大桥,驱车来到飞水口西岸附近,循着一条不宽的公路,葱茏密树间,鳌头塔若隐若现。穿过既窄又斜的村道,伴着蕉树竹林,曲径通幽处,你会看到,一座雄踞江岸、楼阁式的砖塔傲然耸立。


塔碑记载,鳌头塔始建于明朝万历十三年(1585年),由永州通判钟于田倡建。鳌头塔高29.7米,九层八面,每面宽3.4米,建筑面积55.8平方米。五平列狗牙砖出檐,下塑花纹,第二层刻有“高占鳌头”四字。



鳌头塔建成后,清远学子连登会榜,一时传为佳话。邑人皆称此塔钟灵毓秀、灵光四溢。自此以后,鳌头塔成为清远学子们心中的“圣地”,赴考之前必来拈香跪拜,祈祷许愿,希望“登鳌头塔——独占鳌头。”


北江河畔,鳌塔晴烟。慢慢地,鳌头塔成为了清远当年最重要的地域标志,每天都吸引着众多文人骚客,市井百姓,翩翩而至,热闹非凡。同治元年(1862年),清远知县出榜重新评定清远“咸同八景”,文人墨客踊跃参与。经过评选,清远地域标志鳌头塔以“鳌塔晴烟”荣登榜首。


昔日的鳌头塔为何能成为清远地标,独占鳌头?或许能从古人的诗歌中品味出一二。


在明代诗人钟万春的七言律诗中,他是这样描述鳌头塔的:“倚郭楼成控越台,茏葱佳气郁谁开。星连峡口双洲见,塔柱天中万顷回。虚宇飞纱笼佛阁,碧梧栖凤起云台。枯株漫诧当年事,伏日晖晖忽震雷。”仔细品读,鳌头塔昔日雄伟壮观、气势非凡的形象浮现眼前。



而在清代举人郭钟熙的《鳌塔晴烟》心中,鳌头塔多了几分神韵。“巍然一塔势参天,矗起文峰障大川。定有奇人钟间气,常多瑞色袅晴烟。低笼密树浓于染,偏爱斜阳淡欲燃。拟赋凌云闲眺望,映波奚啻笔如椽。”


“一枝矗立大河横,阅尽沧桑世几更。忽放笔花飞海水,全收佳气入江城。云间月照珠光动,天半风来铃响清。今日振衣登绝顶,便窥空阔想飞行。”清代邑人郭志融曾任苏州知府和安徽兵备道加按察使衔,政余喜爱习诗,著作甚多。他曾登塔远眺,写下了《同治重修鳌头塔落成诗》。经过重修的鳌头塔在他的笔下,多了几分岁月沧桑与遗世独立。登上塔顶后的他,看到眼前开阔江景,直言想翱翔一番。


如今,昔日的繁华已落幕。世人无法登上塔顶一览开阔江景。只能站在塔旁或者远处,一窥其当年“独占鳌头”风采,想象着当年文人墨客登上高塔,或吟诗作赋,或求金榜题名的场景。

 


屹立不倒 见证一方盛衰


当然,鳌头塔给予民众的不仅仅这些风光与景色。咸丰七年(1857年),由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如火如荼,各地贫民相继起义,鳌头塔作为清远城防前沿阵地,战况尤为惨烈,战争给人们带来了深重灾难,也给鳌头塔给予毁灭性打击。同治元年(1862年),为庆祝清远城的“光复”,清远知县动用公款重修鳌头塔,让鳌头塔重换生机。


事实上,鳌头塔曾在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雍正七年(1729年)、雍正十一年(1733年)和道光二十年(1840年)、同治元年(1862年)先后进行了六次重修,而最新的一次重修则是在2008年9月。几百年来,历经风霜,屡坏屡修,仍屹立不倒,这是鳌头塔给予人民的精神财富,它是清远人民的灵魂支柱。


夕阳下,一名八旬老翁耕作归来,讲述一个鳌头塔的传说。相传,滨江河口与北江交汇处,有一条凶恶的鳌鱼经常吞噬过往船只,严重影响了清远城和滨江人民的生计。地方乡绅便集资在西岸建造一座塔,以镇鳌头,故称鳌头塔。


值得一提的是,鳌头塔还曾与英国一名纪实摄影先驱结缘,一度引发热议。2008年修葺鳌头塔时,希望有老照片参考但遍寻不得,一年后老照片却现身于国内一个大型影展。它拍摄于140年前,出自英国摄影师约翰·汤姆逊之手。



2009年,汤姆逊在中国游历期间拍下的老照片在广州展出,其中一幅“珠江风景”被特别放大作为影展标牌置于展厅的进门处,引起众多参观者的赞叹和议论——照片中的塔究竟在哪里?有的猜测是广州琶洲塔,有的猜测是赤岗塔,事实上,后来经过求证,此塔并非坐落于广州,而是清远。


1869至1870年间的某天,汤姆逊游历来到清远,在城郊的鳌头塔附近过了一夜。汤姆森在游记《镜头前的旧中国》中提及:他第一次到中国大陆,是从香港溯珠江一条支流经佛山到三水,由此进入北江,沿途观赏如画景色,一直到达英德的观音岩。


“在清远地区的江岸边,我很侥幸地躲过了被流沙埋没的危险。我们在清远城外过了一夜,可是夜里的锣声、爆竹声、求佛的香火味和隔壁船上做饭的炊烟,搅得我们彻夜未眠。”汤姆森过夜的地方,正是鳌头塔附近,因此就近拍摄了这张照片。照片中的鳌头塔显得较新,这与鳌头塔于7年前(清同治元年即1862年)进行过重修有关。


就这样,这张巍峨的鳌头塔老照片一直保留在汤姆逊拍摄的《珠江风景》里,成为迄今为止唯一存世的清代鳌头塔老照片。



兴建文塔 倡导清远文风


更有意思的是,在鳌头塔下游八、九里的地方,有一座与鳌头塔极为相似的宝塔——政江塔,该塔坐落于清新区山塘镇政江村。当年,据说在鳌头塔下游八、九里的地方,有鳌尾经常摆动,击沉多艘船只。于是,地方乡绅集资建造了政江塔。“政”与“镇”谐音,“政江”即“镇江”也。


关于古塔和村庄,上了年纪的老人总有讲不完的故事。老翁津津有味的地述说,关于政江塔,还有另一个更具传奇色彩的说法。据说,当年清远县知县何福海认为清远前朝科甲兴盛,然本朝以来文才科第稍逊,皆因世运不同,风水有缺,故提议新建文笔塔,振兴清远文风。



何福海倡议一出,清远绅士邱显禧、朱润芳等人带头捐款,并四处筹集银两。政江塔最终于光绪十七年(1891年)建成,使之与鳌头塔相对峙,并在对岸立文阁以控中道。立于邑城青云路、由南海举人、凤城书院山长(院长)谭时珍撰写的《新建文塔文阁碑记》详细记载了这一盛事。


政江塔也是九层八面楼阁式砖塔,塔高35.1米,首层边长3.5米,墙厚2.6米,每面宽3.5米,建筑面积为59平方米,比鳌头塔略大一些,每层以菱角牙砖和挑檐砖相间叠涩出檐,铁铸塔刹由覆盆和九层相轮、葫芦等组成,第二层门额石匾上刻有“中流砥柱”四字。


光绪十八年(1892年),知县何福海从外地迁入十多户村民,组织保甲,日出耕作,入夜巡查,后来政江塔附近逐渐渐形成了村落。后来,清远当地的办学风气日盛,学子读书渐浓,凑巧的是,当年辛卯科清远竟然文武并捷。光绪十九年(1893年)恩科文又捷,光绪三十年(1904年)科举制最末一科(甲辰科)还出了榜眼朱汝珍。


后来,清远建文塔之风渐兴,陆续在回属大埔岗村(今太平大楼)、关前墟(旧横石境内)、下岳村(今江口)、洲心七星岗、珠坑鱼矶庙上、龙颈水东村文笔岭、山塘马安鲤鱼捷大岗头、三坑雅文文笔岗等地建有文笔塔,成为当时清远境内的一道亮丽风景。


1962年,鳌头塔与政江塔被当时的清远县人民政府列为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被当时的清新县人民政府列为第一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可以说,政江塔是鳌头塔的复制品,汤姆逊拍摄的鳌头塔照片,对后来县政府修缮政江塔,起到了重要作用。


如今,登高远眺,滔滔北江,两座巍巍古塔,遥遥相望,构成一幅壮丽的画面。



采写:钱敏敏

摄影:李思靖 邱炜民  约翰·汤姆逊

责编:朱瑞飞

校对:李志芳

编审:卓小畴


*声明: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