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南门街的故事】“落雨大,水浸街”是老城区人的集体回忆|清远日报-清远Plus


“落雨大,水浸街……”这首广东人耳熟能详的童谣《落雨大》,大概是每个老城区人的集体回忆:在大雨滂沱的日子,披上雨衣,撑起雨伞,穿着雨靴,深一脚浅一脚地趟水走到大街上。


由于地理位置和气候因素,旧时清城是洪涝灾害频繁的县区。90年代初期,每年春夏两季,北江河泛滥成灾,清城区大部分的街道还没有经过改造,地势低洼处,常常一夜骤雨后变“汪洋”。


“南雄落水洒湿石,去到韶关涨三尺,落到英德淹半壁,浸到清远佬无地走”。聊到水浸街的故事,“老清远”星伯说起了当时在清远流传的一句家喻户晓的俗语,“旧时住在上下廓街、南门街,春季雨季水浸街出门需要撑船,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有阁楼,有小船。”


花甲之年的星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在清城区人民医院工作,那时候区人医还叫镇医院。在星伯的记忆里,清远发生过三场洪灾。最早一次是1982年5月12日凌晨3点开始,当人们还沉浸在梦乡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罕见特大暴雨从天而降,几小时内,全城顿成汪洋泽国,县政府门前水深高达2米,中山公园达到3米。到了13日午夜,北江水位达到15.88米,超过历史最高洪峰。县城里的内涝水位超过16米,足有6层楼高,全县31个公社(镇、场)受灾。1982年之后,清远还经历了多场大洪灾,其中以1994年、1997年的两场为最。1994年6月的最大洪水直接威胁广州安全。1997年5月那场,千年古刹飞来寺被冲毁。



1982年5月12日,当时的清远县城,被淹的下廓街。资料图

“1994年我7岁,那一年雨特别大,一夜之间屋子一楼就被淹没了,我们全家要搬到二楼的阁楼住。”在上廓街长大的小燕对当年的水浸街记忆犹新,“家人把门板拆下来,用麻绳绑在废弃的卡车轮胎上,做成一个简易的‘艇仔’出入,我也是靠撑这个木板上下学。”


星伯的女儿晓雅与小燕同龄,对于水浸街的记忆,晓雅也有特别的感受。“我站在南门口,远远看到上廓街的水面上有人撑着艇仔出来。河水两边不是堤岸,是民房二楼的阳台。”


“旧影业中心是当时老城区地势最高处,结果那年把影业中心1楼也给淹没了。”星伯说,自己在旧城居住了大半辈子,水浸街的记忆难以磨灭。“九十年代中期之前,旧城到处都是一道道堤围,镇医院正好处在一道堤围下方,下暴雨或是有洪水,医院一楼常常被淹。”在水漫清城的日子里,星伯会背着女儿,艰难地蹚过没到大腿根的积水,从下濠基的医院宿舍,一路把她送到学宫街的机关幼儿园。


少年不识愁滋味,尽管水浸街带来无穷烦恼,但每到水浸时,小孩子们总爱穿上雨衣雨靴跑到街上玩水。沿街响起“哒哒哒”踏水的声音,和孩子们大声唱着的歌谣:“落雨大,水浸街,阿哥担柴上街卖,阿嫂出街着花鞋……”

 


采写:记者沈艳莉   通讯员邵雅莉

编辑:晓柏

校对:张鍪

编审:刘厚斌


*声明: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