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田里“长”出50吨废渣 维权一年多仍没解决 | 党报热线|清远日报-清远Plus


市民求助


清新区龙颈镇村民老黄最近有点烦,他被一个问题搅糊涂了。“如果废渣属于工业原料,要找环保部门;属建筑废料,则要找住建部门;根据倾倒地点不同,还可能涉及到交通、城综等部门……”老黄说,菜田里“长”出50吨废渣,自己多方投诉却无果。


鉴于捋不清各部门的责任划分,老黄只能选择拨打12345以及清远日报“党报热线”。他提出自己的唯一诉求:“清走废渣,恢复原貌”。


11月12日,倾倒的废弃泥土堆积到饭馆原本供客人就餐的小亭子。


记者走访


农家乐,不快乐


龙颈镇石岗村紧邻清连高速出入口,加上107国道穿行而过,吸引不少餐饮食肆在这里积聚。一家名为四通滋味馆的农家乐餐厅便是其中之一。


“四通取四通八达之意,正是看中了这里的交通位置。”据村民老黄介绍,回乡置办的农家乐吸引了不少广州客前来消费。最旺盛时,每月营业额可达20万元。


11月12日,饭馆老板说,这里原本是一块菜地。


不过,老黄的快乐在去年戛然而止。2019年5月前后,一辆龙马车载着周边砖厂的工业废料倾倒在农家乐东南角,不仅将原先开辟的菜田和水塘压个严实,还对农家乐周边的环境造成影响。


“旅客们吃的不开心,生意当然冷清了许多。”老黄坐在餐厅内一角,背靠的窗户紧闭。据他介绍,倾倒的废渣日积月累,竟成了一个“小山包”,由于未作任何围蔽处理,大风激起的扬尘直接灌入餐桌,再美味的农家菜也变了味道。


日前,“党报热线”记者赶往现场,发现与老黄描述的大体一致。“小山包”已堆至用餐亭台一角,装卸车辆的车辙印清晰可见,加上雨水渗透以及长时间堆放,废渣表层出现龟裂状,并时有臭味传出。


11月12日,倾倒的废弃泥土已经堆积成“小山包”。



合同纠纷还是环境问题?


11月12日,老黄再一次拨通了黎某志的电话。


据悉,四通滋味馆实为租用经营,黎某志为租赁方,老黄为承租方。在其出具的租赁合同中显示,双方于2017年签订一份8年长约,包括地上建筑和商铺在内,甲方即黎某志所属的土地均归承租方使用。


电话拨通后,对方很快回绝了老黄的诉求。黎某志认为,砖厂是另一位村民黎某满的,工业废渣也是他派人倾倒的,这事应该找他解决。


无奈,老黄又拨通了黎某满的电话。黎某满辩解称,是黎某志在合同中隐瞒了土地所有权的归属问题,这事属于合同纠纷。话不投机半句多,期间两人再次发生争吵。黎某满在电话那头放下狠话:“地是我的,想堆就堆想倒就倒,你管不着。”


11月12日,饭馆供客人就餐的小亭子已经停用,桌面落了一层灰。


“是合同纠纷,还是环境问题?”与村民协调无果后,老黄又将问题反馈至责任部门。可谁曾想,一个更大的困惑接踵而来。在近一年的投诉维权经历中,他得知根据废渣性质、倾倒地点等不同,牵涉的责任部门也各不相同。在“解决问题”之前,要先弄清楚“谁能解决”这一更大的难题。


“我一村民捋不清那么多责任部门,就希望土地恢复原貌,踏踏实实做生意就这么难吗?”老黄站在前门口,查找之前的维权记录。在他的头顶,生意兴隆四个大字也落满灰尘。他算了一笔账,如今营业额不足旺盛时的三分之一,加之上半年无生意可做,出现亏损已无法避免。

 


部门回应


50吨废渣何时才能清理完毕?



事情发生后,“党报热线”记者联系到清远市生态环境局清新分局。据该局答复:11月13日下午,工作人员已前往堆填土现场了解情况,目测现场有土黄色泥土约50吨,现场无刺激性气味,也未见有扬尘。



至于“谁来处理”的问题,环保部门在答复中表示,在相关管理办法中已明确,造成土壤污染的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按照“谁污染,谁治理”原则承担治理与修复的主体责任。在此案例中,实施倾倒的黎某满为主体责任人。考虑到倾倒的废渣为与砖厂做业相关的工业原料,环保作为主管部门,已责成环境监察分局联系镇环保办协调并督促当事人清走废渣,恢复原貌。


11月12日,现场除了堆积的废弃泥土,还可见建筑垃圾。


另据龙颈镇政府回复,日前镇里已召开专项会议,对G107、G355道路周边随意倾倒等现象进行集中整治。具体到四通滋味馆附近的这一倾倒堆积点,涉事人并未办理任何手续,将会率先进行处理。11月19日中午,镇政府、村委会以及当事人双方前往倾倒现场商议解决措施,经过近一个半小时的沟通达成初步承诺:恢复原貌,不再倾倒。


11月21日,老黄介绍了最新进展:黎某满派人用铲车铲平“小山丘”顶部后便撤离现场,剩余的近50吨废渣仍在原地。期间,他还打电话以“农家乐户外招牌不合规”为由威胁老黄“让步”,停止维权投诉等行为。


老黄苦笑,50吨废渣何时才能清理完毕?


12月1日,记者再次致电老黄,事情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统筹:黄慧祯

采写:樊乾

摄影:江元威

责编:王喜闯

校对:果果

编审:田芳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