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清远诗歌节暨第二届生态诗歌笔会:推动生态文化成为自觉使命和担当|清远日报-清远Plus


11月21日晚,第七届清远诗歌节暨第二届生态诗歌笔会在江心岛举行,来自省内外的24名诗人、评论家、学者和清远诗友一起,共同聚焦疫情中的生态诗歌写作,在诗歌里读懂人与自然。


第二节生态诗歌笔会上,诗人、评论家、学者共同聚焦疫情中的生态诗歌写作。

清远于2003年提出生态诗歌的概念,2008年举办了生态诗歌国际研讨会。近年来,对生态的关注进一步升级,从2014年起至今每年举办诗歌节,多以生态为主题,去年开始同期举办生态诗歌笔会。有诗友称之为清远生态诗歌现象,也有诗人形象地比喻———清远是生态诗歌的故乡。

“作为广东生态发展区的清远,我们将推进生态文化和生态诗歌的发展作为一种自觉的使命和担当。我们也竭诚希望各位诗人和学者进一步关注生态诗歌,推动生态诗歌的新探索和生态诗学的建构。”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明办主任戚华海在开幕致辞时表示。

活动由中共清远市委宣传部指导,《诗刊》社、清远市文明办、清远市文联主办。


叶婷、伍智怡朗诵《第一阵秋风》。

观点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谢有顺:

客观世界的文学化处理很有价值

我们讲生态诗歌、生态写作的时候,不是简单地去呼吁或唤醒民众对自然生态的保护意识。我们在呼唤保护山水的时候,其实是在为自己确立“人之为人”的存在意义,是在这样一个大的世界里确立渺小个体生存的意义。人这么小,但和广阔的世界有关系,如何理解、体会这种关系,及至于如何保护甚至丰富这种关系,才是文学的主题。

疫情引发了许多人,尤其是精神很敏感的文学人对一些问题的思考。它增加了我们的生命危机意识,让我们再一次察觉到人类的渺小与生命的脆弱,留意到我们在某种困境中的无力感。在这样的危机意识下,我们会去反思:人应该如何活着、如何面对他人和世界、如何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使我们对“活着”持更加郑重、庄严的态度。

反思精神从来都是文学创作的核心精神。敏感的作家,一定对周遭乃至人类处境的改变有着强烈的感知,并做出文学上的反思。所有这种外部世界的危机转化成文学话语的时候,一定是转变为对人的精神危机、精神处境的思考,这是对客观世界的文学化的处理。我觉得这种处理是很有意义和价值的。  

山东大学生态美学与生态文学研究中心副主任程相占:

“生态的艺术”观念的兴起与生态美学有着密切关系

艺术观是统领艺术学的灵魂,生态艺术观则是生态艺术学的灵魂。建构生态艺术观的前提是追溯“美的艺术”的形成过程及其光环的根由。“生态的艺术”观念的兴起与生态美学有着密切关系,这一点对于我们建构生态艺术学具有很大的启示。自1994年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我国的生态美学建构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我们也对西方生态美学进行了比较全面的梳理和研究。简言之,对于生态艺术学的理论建构而言,生态美学领域的成果足资借鉴。我们将会围绕“生态艺术美学建构”这个课题进行多方面的探讨,以期为我国的生态艺术学建构略尽绵薄之力。  

广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龙其林:

作家对疫情的关注 彰显文以载道的传统

今年初新冠疫情暴发,这是一次影响深远且至今仍在影响人们生活的重大事件,对于文学创作也形成了重要影响。许多作家以文学、以诗歌的形式,记录下了对于疫情、对于人与自然关系、对于生态失衡等问题的关注,又一次彰显了中国文学所具有的文以载道的传统。

庚子年的生态诗歌写作,值得探讨的话题很多,例如:生态诗歌写作如何兼容思想性与艺术性?如何评价一首生态诗歌作品的优劣,标准究竟在于它反映了生态问题,还是在于它必须首先是一首充满审美性的诗歌?生态诗歌写作如何跳出写实主义的藩篱,而获得审美精神上的超越?这一系列的问题,都值得生态诗歌的写作者、研究者探讨。



采写:朱文华

摄影:李思靖

编辑:文东

校审:田芳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