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雕塑大师潘鹤驾鹤西去,留下他与清远的那些未完的故事......|清远日报-清远Plus


11月22日10时45分,著名雕塑家潘鹤在广州病逝,享年95岁。


潘鹤是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是我国当代著名雕塑大师、全国雕塑教育改革的先行者、具有杰出贡献的人民艺术家,代表作有《艰苦岁月》《开荒牛》《珠海渔女》《广州解放》纪念碑等。在7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潘鹤创作了100多座大型户外雕塑,分布在国内外68个城市,60多件中型雕塑也被国家级美术馆及博物馆收藏,屡获国家级最高奖项。


潘鹤与清远也可谓颇有渊源。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潘鹤与清远结缘,曾到连州和连南写生,留下一批珍贵画作。潘鹤曾到清远办画展,支持清远文化建设;也曾捐出当年在连南采风时创作的15件作品的高仿品画作赠送给连南,目前收藏在广东瑶族博物馆内;他还为连州制作刘禹锡雕像,也是他唯一一次为县级市创作雕塑。


为纪念大师,本报采访了大师在清远的几位学生、朋友、“粉丝”,还原、感恩大师和清远的情缘,祝福大师一路走好!

 

潘鹤与清远的情缘系列报道(一)

“连南救了我一命”


潘鹤是清远日报社退休摄影记者黄宅裕的老师。文革后期的1971年,广州美术学院为探索雕塑教学改革,举办了一次为期半年的雕塑班,每个地区选派三人,黄宅裕当时在连县(今连州)工作,与清远县(今清城区和清新区)的何均林、乳源县(今韶关乳源)的陈赞民有幸参加了学习,师从潘鹤。

黄宅裕1971年在广州美术学院进修雕塑时与师生合影,黄宅裕(第三排右一),潘鹤(第一排右二)。


“他是我的恩师,我走上艺术道路可以说跟他有很大关系。他的作品不仅有生命力,人格也非常有魅力。”黄宅裕至今还记得,在广州美术学院学习雕塑时同学间流传的一个故事: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苏关系亲如兄弟,人们对苏联十分向往,苏联油画和雕塑水准排在世界前列,国家拟选派潘鹤到苏联进行为期六年的学习。但潘鹤最终却拒绝了,理由是“不能亲身体验祖国刚解放的变革和发展是十分可惜的。”


2010年8月7日,黄宅裕与85岁的老师漫步在广州绿树成荫、雕塑林立的“潘鹤雕塑艺术园”里,特意向他求证这个故事。潘老说:当年自认为缺少的不是美术技法基础,而是缺乏对国情的了解,转变世界观更为重要,于是就放弃了出国的机会,参加了土改、征粮、三反五反等一系列运动,还当上了工作队长。在解放初期他创作了许多代表作,可见其选择是正确的。


虽然是师徒关系,但黄宅裕与老师的这次见面还有点小曲折。连州籍女画家潘丽萍是潘鹤的学生,也是黄宅裕的朋友。2010年7月,黄宅裕从与潘丽萍的交谈中得知,她正在协助整理潘鹤早期水彩画和油画,发现有在连南瑶族自治县和连县采风时画的人物和风光。得知此信息,出于新闻的敏感,作为一名记者,黄宅裕便产生了采访潘鹤的念头。


“起初老师是不愿意接受采访的,但当他得知我们想了解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在连南画的一批油画时,又马上答应了。”2010年8月7日,黄宅裕和原清远日报社社长潘伟立马前往广州拜访潘鹤。

2010年8月7日,广州美术学院潘鹤“戆居居”会客室里,潘鹤(中)和潘丽萍(左)、潘伟(右)在交流。


在摆满大大小小各类雕塑作品的广州美术学院潘鹤“戆居居”会客室里,黄宅裕见到了老师在连南写生的作品,每一幅画都构图完美,人物传神,色彩厚重。潘伟当时还拿出收藏多年在新华书店购买的一套潘鹤明信片水彩画,老师极为感慨,没想到在家中遇到一位几十年前的粉丝。潘鹤兴致未尽,提议大家到“潘鹤雕塑艺术园”走走。也就出现了上面黄宅裕和老师聊天的一幕。

2010年8月7日,黄宅裕(左)和潘伟(右)去广州拜访潘鹤(中),这是在广州“潘鹤雕塑艺术园”里的合影。


广州市政府为使潘鹤作品能永久让市民欣赏,从2007年开始,在广州后滘建立“潘鹤雕塑艺术园”,开放式的艺术公园占地3万平方米。当时,主题为“世纪见闻录——历史长河”的艺术园里,陈列着潘鹤先生精选出的60多件作品,其中有编入学生课本,影响几代中国人的《艰苦岁月》、代表深圳精神的《孺子牛》,以及《广州解放纪念像》《珠海渔女》《鲁迅》《大刀进行曲》,和中国赠送给日本、安放在日本长崎的《和平少女》等雕塑杰作。


那次的采访,黄宅裕写出《中国美术界泰斗潘鹤连南写生记》一文,刊发在2010年8月17日的《清远日报》上。


关于潘鹤到连南采风的那段故事,文中是这样写的:提到连南采风一事,潘老话题大开:1954年,为创作大型军事题材艺术作品,中央军委要求广东艺术界完成解放海南岛、解放万山群岛和百色起义三大历史题材的创作任务,安排潘鹤创作解放海南岛专题,分配另外二人创作解放万山群岛专题,因其中一个画家刚从香港回广州,没有下部队的经验,邀请潘鹤一同先到万山群岛采风,当时答应同行。第二天,恰巧诗人陈卢狄约潘鹤去连南参加当地农历十月十六瑶族同胞耍歌堂民间活动采风,因为机会难得,而改为先去连南。料不到在连南后不久,潘鹤接到领导急电马上返回广州,原来画家因不了解边防形势,到海滩写生,哨兵误认为间谍在画地形图,当场击伤击毙各一人。“如果我与他们同行,也许会是同一样的结果,所以改去连南活动救了我一命”。潘鹤如是说。从而潘鹤对瑶区印象也深刻了许多。


黄宅裕再次见到潘鹤是同年的9月29日,市委宣传部、市文联举行“清远市首届‘文学艺术活动月’启动仪式暨‘潘鹤潘丽萍美术作品展’”,潘鹤亲临开幕式并与观众交流。当天,黄宅裕专门把《中国美术界泰斗潘鹤连南写生记》这篇报道拿给潘鹤看,并与老师合影留念。

2010年9月29日,潘鹤出席清远市首届“文学艺术活动月”启动仪式暨“潘鹤潘丽萍美术作品展”启动仪式。


2010年9月29日,清远市首届“文学艺术活动月”启动仪式暨“潘鹤潘丽萍美术作品展”启动仪式上,潘鹤和时任清远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邓光荣看展览。


2010年9月29日,黄宅裕将刊发“中国美术界泰斗潘鹤连南写生记”一文的《清远日报》送给老师。


那次展览汇集了潘鹤和潘丽萍的上百件作品,主要有雕塑、水彩画、水粉画、书法、油画等,其中首次展出了上世纪50年代潘鹤在连南和连县采风期间写生的画作。展览持续到当年的10月3日,并于10月11日巡回到连南展出。潘鹤还把15幅高仿品画作赠送给连南,目前收藏在广东瑶族博物馆内。连南县政府回赠了一套瑶王服饰给潘鹤大师以表谢意。

2010年10月,“潘鹤潘丽萍美术作品展览“在连南展出,潘鹤儿子潘放(右)代表潘鹤向连南县政府赠送高仿作品,目前15幅作品存放在广东瑶族博物馆。


9月28日下午,在清远作品展开幕的前一天,潘鹤走进我市城市雕塑工程指挥部,畅谈城市雕塑。在9月29日刊发的《潘鹤昨到清远市谈城市雕塑》一文中写道:他尽管头发已花白,但精神依然矍铄,思维依然敏捷,聊起天来幽默风趣、谈笑风生。在指挥部现场,潘鹤在众人的邀请下,即兴表演挥毫泼墨,只见他大笔一挥,几分钟之内就写下了“未来清远”和“希望清远”两幅题字。


2010年,还有一次与潘鹤的见面让黄宅裕印象深刻。“2010年11月28日,报社记者部搞活动,去广州的小洲村参观,十几名记者巧遇潘鹤。”黄宅裕回忆,当时潘丽萍在小洲村有个工作室,旁边是潘鹤儿子潘放的工作室,刚好那天潘老也在工作室里。

2010年11月28日,潘鹤和清远日报社记者在一起合影。现任清远日报社办公室主任黄妍(左一)回忆称,潘老头发花白、一袭白衣、精神矍铄,非常热情。


2010年11月28日,潘鹤在广州小洲村为清远日报社记者书写打油诗。


“见到我们,老先生特别开心,他那天喝了点酒,写了首诗送给我,还邀请我们去潘鹤雕塑艺术园参观。”黄宅裕说,很难得见到潘老,他也很少亲自陪人去看自己的作品,但是那天特别开心,他和我们一起拍了合照,其中与众记者合影的一张照片被潘老选中放进了自己的书里。


此后的数年,黄宅裕仍多次和老师见面。2012年2月17日,在广州小洲村艺术区里,黄宅裕拜访潘鹤,老师正为连州“中国刘禹锡纪念馆”塑造刘禹锡雕塑小稿。这也是他唯一一次为县级市创作雕塑。同年11月28日,潘鹤雕塑《刘禹锡铜像》在连州揭幕,黄宅裕作为记者参与报道。

2012年2月17日,广州小洲艺术区,潘鹤正为连州“刘禹锡纪念馆”塑造刘禹锡雕塑小稿。


在《清远日报》社任职期间,黄宅裕还开设了《清远凡人》专栏,用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示清远平凡人物故事。潘鹤得知后,专门为《清远凡人》栏目题字。

潘鹤为清远日报《清远凡人》栏目题字。


“老师人很和蔼和善,总是笑眯眯的,对我们晚辈也特别关心。我们都很崇拜他,讲他的故事永远也讲不完。”黄宅裕印象特别深刻的是老师的佳作《大刀进行曲》被国家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章”选用,还有安放在深圳市委大门、体现深圳创业精神的雕塑《孺子牛》,以及《珠海渔女》等雕塑大受社会好评。2017年黄宅裕到北京旅游,在中国军事博物馆展出的馆藏珍品展中,见到老师的《艰苦岁月》《得了土地》《省港大罢工》三件作品,“可见时代的认同”。“特别震撼,有生命力和感染力,他的作品影响了中国。”黄宅裕如此评价他的恩师。


*本贴版权归清远日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违者必究法律责任。


采写:刘洋 受访者供图

责编:山月

校对:果果

编审:刘厚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