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妻生子后,身患残疾的他开养鸡场养家|清远日报-清远Plus


猪肉价格上涨后,潘国潮经常吃猪肉了。


潘国潮是清城区一名村民,身有残疾。早年间,靠家人资助生活,他买不起瘦肉吃。在娶妻生子之后,他开了养鸡场,自食其力,经常买瘦肉给家人吃。


童年落下强直性脊柱炎

靠父亲、兄弟资助,维持生活


潘国潮,今年44岁,清城区横荷街竹仔坑村人。


他走起路来,双脚不协调,极为用力,转身时,整个身体都要跟着一起转过去。


1984年,潘国潮8岁,放牛,摔伤了腰部,从此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


接下来,求医问药,10年,无果。1994年,放弃治疗,听之任之。


由于身体原因,潘国潮不能从事劳动量太大的劳动,家人们索性什么也不让他干。他每天只需要闲着就可以,坐门口看日头,站路边看蚂蚁。


吃饭、穿衣,自有家人,不用他操心。


长大成人后,母亲已经去世,兄弟们先后成家。此时的父亲是一名退休职工,靠着父亲的退休金,父子两人可以生活。


2010年,65岁的爸爸离开了他。当时的潘国潮,34岁。


虽然没有了爸爸的退休金,但是靠兄弟们的资助,一个光棍,够他生活了。


潘国潮到市场买菜,那是名副其实的买“菜”。靠兄弟的资助来生活,生活费自然不会太多。偶尔买猪肉,不买瘦肉,只买肥肉,12块一斤,便宜。


“我是有家的人了

我要养家、养老婆、养小孩了”


2014年,通过网恋,潘国潮认识了谭莲芬,广西河池人,一个同样身有残疾的女人。


感情升温,谭莲芬赶了几百里的路,来到清远。这一年,两人结婚,并且生下了一个男孩。


现在,6岁的儿子在读学前班,一个学期6000块钱的费用。


当年父亲在的时候,吃穿用度,不用潘国潮操心。


“我是有家的人了,我要养家、养老婆、养小孩了。”潘国潮意识到,从此以后,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了。


2013年,堂弟在村里开了养鸡场。一年之后,挣不到什么钱,不做了。


“你不做,我做。”潘国潮就这样从堂弟手里接过了养鸡场。此时的他,要承担起人夫的担当,要负起人父的责任。


“我没有本钱,但是养鸡场依然开了起来。”养鸡场离家不远,他每天踩着电动车来回。


养鸡场占地面积三四亩,原本是一个企业的废旧场地。堂弟跟企业老板沟通过,废旧场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收租金。


饲料,赊的。潘国潮跟饲料老板约定:买了鸡苗,就赊饲料,等鸡长大卖掉,再把钱还上。


养鸡大棚,当年堂弟出钱建的。


把小鸡养成中鸡,120天;把小鸡养成大鸡,180天。潘国潮只养中鸡,他本钱不多,急着回本。


潘国潮在养鸡场。


“开了养鸡场之后,他能自食其力了”


由于身体原因,大多时候,谭莲芬都在家里做家务。给鸡喝水,给鸡喂料,没有太多需要耗费体力的活儿,都在潘国潮身体承受范围之内。


今年疫情到端午节这段时间,行情不好。不过,平常光景下,潘国潮可以赚到钱。


去年赚了3万块钱,前年赚了1万块钱。


“开了养鸡场之后,他能自食其力了。”青山村委会干部赖柳杨说,潘国潮改变了之前闲着的状态,如今忙忙碌碌,生活充实了很多。


如今,在开了养鸡场之后,潘国潮到菜市场买菜,他发现,猪肉正在慢慢涨价,如今肥肉28块钱一斤,瘦肉38块一斤。


之前,由于他几乎不买瘦肉,早已不记得瘦肉价格。不过,潘国潮知道,瘦肉价格也是涨了的,但这时候,他买得起了。



采写:王喜闯 通讯员 何映华

摄影:王喜闯

编辑:吕博林

编审:田芳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