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500强见证的中国力量|清远日报-清远Plus


1995年8月7日,美国《财富》杂志第一次发布同时涵盖工业企业和服务性企业的世界500强。这一榜单自此成为衡量全球企业实力的重要标志。

1995年,全球还发生了一件特别重要的经济大事,即1月1日世界贸易组织正式开始运作,取代了1947年成立的关贸总协定。世贸组织的成立被认为是经济全球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中国也从1986年开始争取“复关”(恢复关贸总协定缔约国地位)转向“入世”,此后历时15年,于2001年11月10日成为世贸组织的一员。

从1995年到2020年,弹指一挥间。

8月10日,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发布。

1995年500强入围门槛(最低销售收入)是22.046亿美元,2020年是254亿美元。

1995年500强中,美国为151家,日本为149家,美日占上榜数量的60%。而中国只有三家企业上榜,即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中粮)、香港怡和集团、台湾电力。1996年还是三家,中粮,怡和,中国石油。

2020年的500强,中国已有133家(含香港、台湾企业),美国有121家,中美两国占上榜企业数量超过50%。

1995年世界10强,日本三菱商事、三井物产、伊藤忠商事、住友商事囊括前四名,加上丸红和岩井,在10强占6席。彼时,日本的GDP相当于美国的71%(5.45万亿美元/7.66万亿美元),虽然房地产泡沫经济破灭,但大型商社的实力仍如日中天。

2020年世界10强,中国有3家(中石油,国家电网,中石化),美国有2家,荷兰、沙特、德国、英国、日本各1家。

十强中中国最多。

对所有上榜的中国企业的创始人来说——比如1984年创办了万科、联想、海尔的王石、柳传志、张瑞敏,1987年创办华为的任正非,1988年创办平安的马明哲,1992年创办碧桂园的杨国强,1998年创立腾讯的马化腾,1999年创办阿里巴巴的马云,2010年创办小米的雷军——他们在内心深处应该无数次涌动过类似巴菲特“我幸运,我出生在美国”那样的情感——

“我幸运,生逢改革开放的中国”。

总部位于广东顺德北滘镇的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就常说:“我是一个农民,但是是中国这块大地上的农民,是改革开放和城镇化大潮造就了碧桂园。”

杨国强确实是一个“洗脚上田”的农民,最初做泥瓦工,后来承包建筑工程,1992年才有第一个项目——顺德碧桂园。拜城镇化发展之所赐,碧桂园从一个镇,发展到2019年12月底业务遍布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282个地级市、1299个县/镇区,成为布局最广、市场深耕程度最高的房企。

是中国大地给了碧桂园源源不断的力量。截至目前,总计超过450万家庭1000多万人选择了碧桂园。2017年碧桂园首次登上500强排行榜,当时位居467位,到2020年排名为147位,4年挺进了320位,营业收入位居全球房企之首,净资产收益率(26.2%)也位居世界500强中的5家房企的榜首。

生于中国,一步步做到中国领先,不知不觉就是世界领先。

回首过去25年,最令人唏嘘的则是,经济全球化开始逆行。如果以全球贸易占全球GDP比重的下降为标志,逆行始自2008年,2020年则进一步加强,世界贸易组织的上诉机制已经完全停摆。

展望下一个10年20年,中国企业的动力又在哪里?世界500强中国企业的比例还会越来越高吗?

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作出的最新判断是——

 “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大局如是,中国企业未来一个阶段的主要发展动力,将和“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紧紧相依。

国内大循环包括投资大循环,消费大循环,科技大循环,等等。其最重要的支点是内需,最重要的路径是创新。

尽管中国面临诸多挑战和外部压力,但以2019年经济总量接近100万亿元人民币为基础,以近9亿劳动年龄人口为依托,如能持续保持5%左右的增长率(比美国高两三个百分点),同时提升经济质量和中产收入群体的比例,未来15年,中国有可能成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高收入经济体。

有多大的经济规模和市场规模,就能产生多大的企业。2002年,美国在世界500强中有198家,是数量的顶峰,1998年到2006年美国企业上榜的平均数量为183家。如果未来15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则中国企业在世界500强的数量也有望达到180-190家左右。

中国动力的关键,是内需。

7月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是内需最大潜力所在。

很多人也许会觉得,内需的最大潜力应该是消费嘛,怎么还是城镇化呢?

因为城镇化,既关系到投资,又关系到消费。

把新型城镇化作为内需最大潜力,主要的理由有三:

一是“后疫情时代”全球化停滞的挑战,将使外需增长处于低位,此时放眼全球,哪个国家的本国供应链最全、国内市场潜力最大,所受到的“损失”就会最小。

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尤其是加快城镇流动人口落户,以及打造产业和劳动力聚集能力更强的大都市圈,将充分扩大中国的国内消费和投资需求,而且也更加可控。

二是中国在推进户籍城镇化和大都市圈建设方面有巨大的现实需求。

虽然中国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达到60%,但户籍城市化率和“大城市化率”远低于这一水平,多数城市在就业、置业、医疗、教育甚至购车等领域对非户籍人口(主要是农民工及其家庭)均有严格约束,导致真正享受“大都市”生活便利和生活水平的人口比例仍不高。全国每5个人中就有1人是农民工,就业人口中每5个人有近2人是农民工。

和工业化程度相比,中国的城镇化相对落后,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约2.3亿的农民工,人在城镇,却不是户籍意义的城镇人。

此外,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有接近3成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的提高,是依靠行政区划调整完成的,一批其实不符合城镇标准的县级单位“超前”设市,事实上并没有改变当地居民原有的生产、生活、消费方式,也没有真正“城市化”的聚集、发展过程。不少城镇的基础设施建设仍有很多短板,对消费扩容、产业升级、生产力提升等中长期目标都形成了制约。从表观意义的城镇化到实现以人为本的城镇文明,这中间的发展空间太大了。

三是建设多层次住房供应体系仍是不容忽视的大市场。

“房住不炒”,说的是炒房没有市场,而不是住房没有市场。拿农民工来说,他们在城市的居所条件距离“全体人民住有所居”的目标还有相当距离。再以城市老旧小区为例,中国绝大部分的老旧小区以4-8层的高度为主,没有加装电梯,里面住着大量老年人。城镇中的停车位明显不足。存量改善的空间很大。

根据中金房地产组的测算,中国城镇的“有效”存量住房并未过剩。大城市高质量住房和政府补贴住房两个方面都有较大缺口。2017年末,中国城镇住房总存量261亿平方米,共计2.7亿套(不含集体宿舍)。家庭户(不含集体户)户均住房1.13套,其中城区仅1.07套。户均1套房并不表示“充足”,因为市场上需要一定比例的冗余住房为家庭换房找房提供选择,否则房价将不断上涨。

这一合理的冗余比例(自然空置率)一般至少不低于10%。再加上存量住房中78%为6层及以下建筑(21%为平房),绝大部分无电梯,16%的住房无厨房或卫生间,15%的住房建于1990年以前,存量住房套型结构偏小,一居和二居室占比达62%,等等,中国住房市场有非常可观的潜在改善型需求。

综上所述,就会明白,为什么国务院会把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作为内需最大潜力所在。这不是权宜之计,是中长期经济发展的核心战略之一。

围绕内需,围绕新型城镇化,围绕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中国企业的可持续成长空间是确定的。关键是自己怎么做好。

碧桂园董事会主席杨国强一再说,他看好三四五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因为随着农民工工资提升,就会产生居住改善的需求,他们不会在高房价的大城市买房,也不会在缺乏医疗和学校配套的农村居住,因此,他们最大可能会在有学校、医疗等基本配套、且房价在万元以下的城镇居住。

2020年财富500强的榜单当中,碧桂园也以147名的名次,成为全球行业排行第一的房企,很多人问,这是怎么做到的?

也许,从这位农民出身的企业家,和这家在行业内布局最广泛的大型房企,能侧面了解到。

同时,从碧桂园20年多年的发展脉络、对城镇化的理解、公司内部管理等方面,我们也能看到整个中国城镇化发展的大趋势。

从土地储备的角度看,碧桂园兼具广度和深度,广度利于分散风险,深度的聚焦有利于提升竞争优势。到2019年底,碧桂园已签约或已摘牌的内地项目总数为2512个,按项目所在地分,位于一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的销售金额比例为39:61;按目标市场分,一二线与三四线的销售金额比例为44:56。

根据碧桂园年报,在已获取的可售资源中,97%位于常住人口50万人以上的区域,93%位于人口流入区域,73%位于五大城市群,大多数货量的分布符合人口流动趋势。

未来,在把握大势的基础上,企业要比拼的就是核心能力。

2020年被碧桂园确定为全周期综合竞争力提升年、高质量发展关键年。碧桂园集团总裁莫斌说,“碧桂园追求高质量的发展,不是追求单纯的规模增长,而是追求全面的发展。”

2020年初,碧桂园提出“一率五力”,即指在合法合规、保证安全质量的前提下,做好高效率、成本力、产品力、营销力、服务力和科技力。莫斌对“一率五力”的解释是:

  • 高效率,是一定要做好前置策划,做到有效的高效率;

  • 成本力,以成本为抓手,不浪费、提品质;

  • 产品力,读懂标准化,围绕质量管理做好基础产品力的升级;

  • 营销力,要加强以客户为中心,增强客户感知度;

  • 服务力,要为客户提供全过程服务、一辈子的服务;

  • 科技力,除了发力智慧建造、机器人餐饮、现代农业等新业态,还要借助科技提升企业管治,真正做到精干高效。

正因为近年来对高质量发展的追求,碧桂园的财务数据越来越健康。

截至2019年期末,可动用现金余额约2683.5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达到14.1%,加上3167.9亿元的银行授信额度尚未使用,现金流十分充裕。可动用现金余额接近2700亿元,现金余额对于短期有息负债的覆盖比例达2.3倍。2019年净借贷比率仅为46.3%。

碧桂园也是民营上市房企中,少数几家公司能够持续数年实现净经营性现金流为正的公司。

新型城镇化,远不止是造房子,其本质是创造美好生活。

而未来,中国城镇化不仅于居住,它需要更有纵深感的创新革命,也许就在于全产业链条的高科技布局。

2019年初,碧桂园明确地产、机器人、现代农业为未来三大重点业务,同时提出了碧桂园是“为全世界创造美好生活产品的高科技综合性企业”的新定位。

之前,碧桂园的“全产业链覆盖”已经从规划设计、材料供应、建造,延伸到园林、装修、营销、物业、酒店、学校、商业、医疗等各个环节。博实乐教育集团(原碧桂园教育集团)于2017年5月在纽交所主板上市,碧桂园服务于2018年6月登陆港交所,是目前市值最高、盈利能力最强的物业管理企业。

而当“高科技综合性企业”的新目标明确后,碧桂园先后布局了机器人建筑、机器人餐饮、现代农业、新零售等新业态,全产业链优势进一步强化。

碧桂园旗下的博智林机器人公司2018年7月成立,组建了5大研究院,招募了3500多名国内外优秀研发人才,探索用“建筑机器人+装配式建造”的模式推动生产方式变革。

截至2020年7月底,博智林已累计递交专利申请2332项,已经获得授权577项,地面整平机器人、地面抹平机器人、混凝土预制构件(PC)内墙板搬运机器人、PC内墙板安装机器人、地砖铺设机器人、外墙喷涂机器人、室内喷涂机器人等累计36款产品投入工地测试应用,有10多款进入产品化阶段。 

2018年5月,碧桂园成立农业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以来,在武汉建立“中国种谷”,推进种业发展;在黑龙江建三江开展大型无人化农场试验示范,推动农业机械现代化、无人化发展进程;携手湖南国家杂交水稻中心,助力非洲实现粮食安全。2020年3月9日,碧桂园农业对价3亿元收购华大基因农业控股有限公司80%股权,成为华大农业控股股东。

……

高盛认为,碧桂园的全产业链商业模式,以及机器人、现代农业等多元化业务发展带来的协同效应,长期看能够将碧桂园和其他的龙头企业区别开。种种成果表明,碧桂园已不仅仅是地产企业,而是一家布局高科技版图、拥有全产业链的创新企业。

以中国大地和14亿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为基础,这样的中国企业的成长空间不可限量。

财富500强,也将继续见证中国的力量,中国的创新。



来源:胡一峰

责编:阿苗

校对:王雪

编审:田芳


热门排行